贊助商廣告&行銷聯盟

  • Mar 31 Thu 2005 16:35
  • 耽溺

覺得近來自己無可救藥地沈溺在過去的回憶中。是真的有點過度了。

那次回家,翻出塵封的信件和日記後,硬是扛了一大包信件和好幾本日記上來。

Joyce晴天散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有時會想起老家改建前的樣子。那是間二層樓的老式樓房,現在作的夢,偶爾還會出現當年的樣貌。

爸爸小時候就住那裡了,看過一張數十年前的照片,當時周遭都還是稻田。

Joyce晴天散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最近接連去了兩次佛光山台北道場,從後山埤捷運站出來,經過五分埔走到那棟大樓,其實路途不算遠,偏偏這兩次的場合,剛好都不太適合穿我慣穿的舒服大頭鞋,於是我蹬著會咬腳有點跟的皮鞋,一路喀啦喀啦地,卻依舊不帶半斯上班族的幹練。

這好像是我第一次走進五分埔。

Joyce晴天散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那是一群學藝術,玩樂團,蓄長髮,穿耳洞,懷抱著某些夢想的男孩子,大一時去探望好友時認識的,都是她的樓友,復興美工的學生。

和其中一個來自澎湖的男孩特別投緣,他玩電吉他,玩重型機車,搞地下樂團,畫漫畫,做櫥窗設計。

Joyce晴天散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回家翻閱以前的東西,看到高二時參與的那兩本校刊。

裡面除了每個編輯製作的專欄外,還有學生投稿的小說、新詩、散文、論述、極短篇,每個類別都有一個響亮的名稱,印象最深刻的是極短篇,名為「震懾」,最有個人味道的則是那僅佔兩頁篇幅,每人寫兩句的編後語,我們稱之為「風起雲颺」。

Joyce晴天散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