或許是因為Kay提到幾年前去北海道的回憶,颱風天睡午覺時,我竟然就夢到北海道。只是夢中的場景當然只是夢,夢到我、Kay、Jess在北海道滑草,一旁是美麗的薰衣草原,滑草坡很陡很陡,陡得有點詭異,我站在坡頂,很猶豫,不太敢滑下去。


然後,我看到斜坡上的Kay奮力地往上爬,Jess卻正好滑下去,兩個人就撞成一團,一路尖叫滾了下去,旁邊還有人狂笑……真的是場白日夢……

Joyce晴天散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